白大衣高血壓(white coat hypertension,WCH)是一種特殊類型的高血壓,目前對此研究較多,但由於研究的結果不一致,因而存在著一定爭論,主要有幾方面的問題:WCH的診斷標準;WCH的產生機制;WCH是否對靶器官有損害;WCH是否需要治療以及WCH的預後如何。

白大衣高血壓的病因

(一)發病原因

1.WCH的產生可能與醫務人員測壓對患者的「加壓刺激」有關。在特定的場所、醫務人員與患者交談的語氣、情緒均能影響測得的血壓值。

2.患者本身對於應激有增強的反應 Weber發現WCH患者存在著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的激活,WCH患者血漿腎素和醛固酮水平增高,去甲腎上腺素水平也增高。

3.WCH患者具有與應激相關的壓力反應的遺傳特性,並且是高血壓前狀態的一部分;隨訪的結果顯示白大衣高血壓不僅表現在診室時血壓增高,在日常生活中血壓也高,因此,WCH不是一個良性的疾病。

(二)發病機制

1.發生機制 Mancia認為,醫務人員測壓對病人有「加壓素效應」,可能與患者產生的應激反應(stress reaction)與警覺反應(alert reaction)有關。WCH具有與應激相關的壓力反應的遺傳特性,並且是高血壓前狀態的一部分。也有研究認為,WCH可能存在著交感神經系統的激活和紊亂,並對於應激有增加的反應。Weber發現WCH患者存在著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的激活,WCH患者血漿腎素和醛固酮水平增高,去甲腎上腺素水平也增高。有研究發現WCH患者的心率和平均動脈壓呈顯著正相關,而SH和血壓正常人群的心率與平均動脈壓則無相關性。WCH也與精神因素有關,而這也與交感神經系統的激活和紊亂有一定的關係。WCH患者的收縮壓和舒張壓對心演算法的檢測反應大於原發性高血壓患者。這也表明心演算法是診斷WCH的一種有效方法。一項對於WCH患者的精神分析實驗表明:與持續高血壓患者相比,WCH患者趨於壓制其情感並對於周圍事物過於適應。此外,緊張可以在血壓測量時自發地增加診室血壓,就診時高度緊張,尤其在女性,與診室血壓增高有關。有研究認為,血壓受談話及其他情緒影響,這似乎解釋了70%的WCH現象。醫務人員的語言能影響所測得的血壓值,因此,有人認為,為了使WCH診斷確切,應保證於就診後到開始問診前的沉默時間內測量血壓,以避免交談和情緒的影響。而護士測壓可減少由醫生測壓引起的警覺反應和升壓條件反射,從而減少WCH。有研究認為WCH患者多伴有吸煙、心血管疾病家族史,異常心電圖和視網膜病變。一項進行了5~6年的隨訪結果表明,具有單純診室高血壓的大多數患者表現了動態血壓的增加。說明其不僅在就診時,在日常生活中也存在著血壓的增高,因此,WCH不是一個良性的疾病。此外,有研究發現,白大衣正常血壓是對醫生隨診產生特殊舒張反應的結果,而不是血壓變異性增高的結果,並很可能是由導致WCH的警覺反應的相反效應所致。

2.WCH高血壓病理生理基礎 WCH高血壓患者與那些在家和在醫生診斷室測量的血壓均居於正常範圍的人們相比,已經表現有某些生理或病理生理性的改變,如血管的阻力趨於增高,已有左心室的舒張功能障礙;與某些高血壓早期的病人類似,表現有胰島素的抗性增加,血脂水平的升高傾向。多數WCH的患者多有肥胖或糖尿病。

Framingham的流行病學研究表明,人群相對心血管病危險性與安靜時的血壓水平呈強的線形關係。誠然,這中間也混雜了不少所謂「白大衣」高血壓。不管流行病學調查或者大規模的臨床試驗都不能排除完全由應激誘發的高血壓患者。面對一個診斷室測量血壓水平很高,而在家測量的血壓水平不高的患者,如果同時有糖耐量減低,高膽固醇血症,吸煙和左心室肥厚,或合并其中任何一項,則這種所謂反應性高血壓就有一定的重要意義。Izzo(1997)提出了所謂「增強型血管反應性」(exaggerated vasoreactivity)概念作為危險性升高的預測指標。他用對角關係模型來解釋血管反應性與高血壓之間的關係。他認為增強型血管反應性往往與內皮功能失調有關,「白大衣」高血壓是一種增強型的血管反應性應激反應。對角表中的「高危型高血壓」(high-risk hypertension)是指既有發性高血壓,又有增強型的血管反應性,即二者同時存在。

白大衣高血壓的癥狀

1.白大衣高血壓 是指未經治療的高血壓患者,呈現診斷室中所測血壓始終增高,而在診室以外環境時日間血壓不高,同時動態血壓監測正常。有人認為稱「單純診室高血壓」更為合適。

2.難控制性白大衣高血壓 「難控制性白大衣高血壓(white-coat irresistant hypertension)」是「白大衣」高血壓的另一種表現,為接受降壓治療的患者呈現「白大衣效應」,患者的實際血壓值測得過高,又稱診斷室血壓高,動態血壓監測正常。後者與「白大衣高血壓」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Mezzetti等在250例接受降壓治療的原發性高血壓患者中,有27例儘管用了3種藥物的聯合降壓治療,臨床血壓仍高,而動態血壓檢測有20例血壓正常,占難控制性高血壓的74%。在臨床實際工作中如遇到血壓控制不理想的患者,特別當幾個不同類型的降壓藥物同時聯合應用時,除了應考慮患者服藥的順從性及繼發性高血壓等原因外,白大衣效應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因素。動態血壓檢測有利於排除後一種現象。

Verdecchia提出WCH定義為平均白晝動態血壓(d-ABPM)低於正常血壓者d-ABPM分布的第90百分位數(正常標準女性為收縮壓131mmHg,舒張壓86mmHg,男性為收縮壓136mmHg,舒張壓87mmHg)。

我國目前的參考診斷標準為:WCH患者診室收縮壓>140mmHg和(或)舒張壓>90mmHg,並且白晝動態血壓收縮壓<135mmHg,舒張壓<80mmHg;這還需要經過臨床的驗證和評價,臨床上懷疑單純診室高血壓時,應通過家庭血壓測量或動態血壓測量來協助診斷。

白大衣高血壓的診斷

白大衣高血壓的檢查化驗

動態血壓監測:目前用此方法來確診WCH。WCH患者24h動態血壓均顯著低於持續性高血壓患者,而與正常人相比,24h及白晝平均血壓均升高,甚至相差顯著。

白大衣高血壓的鑒別診斷

需要與原發性和各種繼發性高血壓相鑒別。

白大衣高血壓的併發症

WCH是否存在著靶器官的損害和心血管疾病危險性,不同的研究有不甚相同的結論。1999年WHO與ISH高血壓治療指南指出究竟「單純診室高血壓」是一良性現象,還是伴隨著增高的心血管疾病危險性,還一直存在著爭論,主要有以下兩種觀點:

1.WCH對靶器官有明顯的損害

(1)WCH對心臟和血管的影響: Kuwajima觀察到與正常人相比,WCH和SH有增加的左房內徑和左室質量,WCH患者左室質量指數與正常人差異顯著。HARVEST研究結果認為WCH與正常對照組相比左室內徑增加。也有研究認為,SH和WCH有相似的舒張期左室功能異常,並具有相似的大動脈彈性、順應性和僵硬度變化,白大衣效應與高血壓大動脈壁順應性相關,在SH中,這種相關性更加顯著。超聲心動圖發現WCH患者E/A比值較正常人增高。WCH患者左室做功增加,收縮末期室壁壓力和左室充盈發生改變。Soma等研究也表明,WCH患者心排出量、外周血管阻力增加和動脈順應性降低。WCH患者的血流動力學和部分代謝特徵與SH患者相近似。另一研究表明,無癥狀性心絞痛在正常人、WCH和高血壓患者中的比例分別是6.4%、18.8%和26.2%,因此,認為WCH與原發性高血壓有相同的發生無癥狀性心絞痛的傾向。

(2)WCH對腎臟的影響:WCH患者與正常人相比尿中白蛋白輕度增高,但低於SH。此外,WCH患者尿中IgG、轉鐵蛋白顯著高於正常人。也有人發現WCH患者與正常人相比微白蛋白尿輕度增高。WCH患者具有與高血壓患者相似的近端腎小管對鈉的重吸收率增高。WCH患者存在選擇性的腎小球功能受損而腎小管功能受損只存在於高血壓患者。

(3)WCH對糖、脂代謝的影響: WCH患者血脂水平較高,且空腹血胰島素水平較高。說明WCH有輕度的胰島素抵抗現象。

2.WCH對靶器官損害較輕或不顯著 有研究認為,WCH患者只存在功能性的心血管異常。WCH具有降低的主動脈順應性和左室舒張功能異常,而只有SH具有增加的左室質量和動脈管壁厚度。White發現:WCH者與正常血壓者有相似的左室質量指數,WCH的大動脈結構與正常血壓者相似。有研究認為,左室肥厚和重構在原發性高血壓的概率為51%,而在WCH患者的概率是19%。WCH不同於SH,不伴有LDL的氧化增加和抗氧化的維生素含量的降低,WCH有較低的致動脈粥樣硬化的危險。甚至有研究認為,WCH患者不存在靶器官損害,與正常人無明顯差別。如認為WCH與正常人有相似的心臟和頸動脈結構,且出現心室肥厚和頸動脈粥樣硬化的概率很小。WCH的動脈粥樣斑塊發生率介於正常人和SH之間,與正常人相似。SH患者中頸動脈內膜增厚,而在WCH和正常人中是相似的,表明只有持續的血壓增高而不是暫時的血壓增高,才易於發生動脈結構的病變。Northwick研究認為,38%的持續性高血壓有左室肥厚,只有11%的WCH有左室肥厚,頸動脈增厚與之相似。Hoeghol等認為WCH組與正常組的尿蛋白/肌酐比值相同,均低於SH組,因此認為WCH患者無明顯的腎功能損害。

對於WCH是否存在靶器官損害的矛盾結果可能與以下的因素有關:①有些研究認為,對動態血壓正常上限值的規定過高,以致高血壓患者中WCH的比率增加,因此,可能包括了較多的真正的高血壓患者和靶器官損害者。除了患者的年齡和性別,正常動態血壓上限的定義是主要決定WCH發生率和靶器官損害的因素。②有的研究使用了特殊的與年齡相關的標準來定義WCH,並排除了單純收縮期高血壓的患者,而在此類患者中WCH的比率高於舒張期高血壓患者。

白大衣高血壓的預防和治療方法

預防:

1.預防高血壓的主要危險因素,做到合理膳食減輕體重限制飲酒,進行適當的體力活動。

2.注意生活方式的調整和防止緊張,正確對待及設法緩解各種心理壓力。

白大衣高血壓的中醫治療

氣功治療

以取坐姿或站姿。坐姿是坐於椅子上,雙腿分開自然踏地,兩手放於大腿上,手心向下,全身放鬆,心情怡靜,排除雜念,意守丹田,口唇輕閉,雙目微合,調整鼻息。站姿是身體自然站立,雙腳分與肩平,兩膝微屈,兩手抱球放於身前,全身放鬆意守丹田,調整呼吸。每次-30分鐘,每日-2次

中醫藥防治高血壓的方法還很多,好多民間土單驗方對高血壓也有很好的防治效果,有待我們發掘開發。

抹:就是抹前額。其方法是雙手的食指或中指進行抹。

擦:就是用雙手手掌摩擦頭部的左、右兩側。摩擦時用力不宜過大,以自覺舒適為好。

梳:就是將雙手手指微屈,兩手十指好似虎爪般,先從前額髮根開始,一寸一寸向頭頂,再一寸一寸向腦後推著,邊推邊梳,當然也可以左、右兩手互相交替反覆進行推梳5~10

分鐘左右。在此基礎上,再進行「滾」、「揉」、「按」三種方法。

滾:就是滾動腰背部。其方法就是先將左、右兩手握拳,拳眼對貼著相應的腰背部左、右兩側用力上下滾動,幅度可以盡量大一些,按摩3-5分鐘即可。

揉:就是揉動腹部。做法是:兩手重疊,盡量用靠近腹部的一隻手按緊小腹部輕輕揉動。揉動時應順時針方向轉動,約3~5分鐘。揉腹後一般血壓都會有較大幅度地下降。

按:就是按摩穴位。常用的穴位有肩井穴(肩上,前直乳中,當大椎與肩峰端連線的中點上),內關穴(前臂掌側,腕橫紋上2寸)、合谷穴(手背,第1、2掌骨間)。

針灸治療

本症屬中醫「頭痛」,「眩暈」等證範疇。

中醫認為,肝腎陰虛,肝陽偏亢,上擾頭目,頭痛頭暈;肝喜條達,郁易化火,肝陰耗傷,風陽易動,發為眩暈;素體脾虛,或飲食不節,更傷脾胃;或憂思勞倦,脾陽不振,水濕內停,積聚成痰,痰阻經絡,清陽不升,頭目眩暈,發為本病。

常用穴位:

大椎、肩井、肺俞。梁門、太陽、風池、湧泉、太溪、太沖、足三里、曲池、中院、豐隆、百會、氣海等穴。

白大衣高血壓的西醫治療

藥物治療:有一些研究認為,WCH患者發生了心、腦血管及腎臟結構和功能改變,並有血脂、血糖代謝異常。根據美國關於預防、檢測、評價與治療全國聯合委員會第6次報告中對有靶器官損害和有糖尿病的正常高限高血壓病患者均需治療的建議,主張應對WCH患者進行藥物治療。有實驗表明,WCH患者具有功能性心血管異常,抗高血壓治療可對此有所改善,WCH患者可從抗高血壓治療中受益。WCH發展為心血管結構和功能異常的概率較高,心血管病死亡率和發生率隨著對WCH患者的抗高血壓治療而減少。在選葯上,要針對WCH的產生機制選用藥物,根據患者的具體情況選用β受體阻滯葯、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制劑和鈣拮抗藥。

其他治療:也有許多專家認為WCH可能不需要抗高血壓治療,而且即使經過治療,也只是降低診室血壓而對於動態血壓則影響較小。WCH患者與高血壓患者有一定的區別,因此抗高血壓治療可能沒有必要。1999年WHO與ISH高血壓治療指南指出單純性診室高血壓是否需要治療,應根據總的危險性狀況和是否存在靶器官損害來定。如果不予治療,則必須密切隨訪。近年來,強調對WCH患者進行非藥物治療,提出WCH時應注意生活方式的調整和防止緊張;還可行應激處理,包括:生物反饋、瑜珈、鬆弛訓練等,有研究認為,這些應激處理可能通過降低兒茶酚胺和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的活性而減少心血管危險性。

  預後:對於WCH患者是否預後不良也存在著不甚一致的意見:有研究認為,單純診室高血壓不能被認為是完全正常的血壓,需要對其進行認真的隨訪。另有研究認為,WCH出現心血管危險的可能性與輕重度高血壓相近。經過較長時間的隨訪,WCH發展為高血壓的危險性增加,且隨著動態血壓高血壓的出現,發生心血管危險的概率也增加。一項進行了54年的隨訪試驗表明,半數以上的WCH發展為持續性高血壓,因此,WCH可能是發展為持續性高血壓的預測因子。WCH的心血管病發生率和死亡率與WCH的靶器官的損害密切相關,並隨著對WCH進行抗高血壓治療而降低。也有研究認為,WCH血壓並不能對預後提供較好的預測價值。Northwick Park研究發現,10年的心血管危險率在WCH中是7.9%,在SH中是22%。Radeep等認為WCH有較低的心血管事件發生率和較少的靶器官損害,SH與WCH相比其腦血管事件發生率高4倍,冠心病事件發生率高2倍。WCH與SH相比死亡率顯著較低。

白大衣高血壓的護理

儘管一些調查人員試圖確定WCHT決定因素,但目前數據相對不夠。Martinez等認為:女性、低教育水平、OBP收縮壓及舒張壓均較低,是WCHT獨立的相關因素。而持續性高血壓(sustained hypertension, SHT)病人和WCHT病人在BMI(體重指數)、吸煙習慣、家族史、(糖、膽固醇、甘油三酯等)代謝參數方面有相似之處。劉紅玲等在200例分析中認為:WCHT多見於女性年輕人。Segré等對670例病人進行回顧分析:WCHT只與家族史有明顯關係,與性別、年齡、靶器官損害沒有相關性。Bjorklund等觀察到WCTH和SHT病人均心率更快、OBP高、糖代謝異常,與正常組相異,而左室容量及尿蛋白檢查,WCTH病人與正常組相近。

白大衣高血壓吃什麼好?

如無其他病變可不用治療。如有其他病變可按高血壓的飲食要求。

1.多食新鮮菜和瓜果等富含維生素b、維生素的c的食物。如豆芽、瓜果、海帶、紫菜、木耳等。

2.多食具有降壓作用的食品,如大蒜、芹菜、薺菜、綠豆、玉米、胡蘿卜、菊花、葫蘆、西瓜、海帶、海參、海蜇等。

日常飲食要求:

1.飲食有節:做到定時定量、不可過飢過飽,暴飲暴食。各種食物搭配合理,不可偏食。

2.低鹽飲食:每日進鹽控制在2-5克以內。因為食鹽能使小動脈痙攣,血壓升高,並促使腎小動脈硬化過程加快。食鹽過多,還容易使水鈉在體內瀦而引起水腫。

3.少食動物脂肪、不食動物內臟等。少吃甜食,吃低熱量、低脂肪、低膽固醇食物。

4.少吃動物性蛋白、多吃植物性蛋白、如豆類及豆製品。動物蛋白應多吃海鮮、魚類。如海參、海蜇及某些魚類,不僅能提供人體所需的蛋白質,而且還具有一定的降壓的作用。

5.少量喝茶和適量飲酒。茶葉中含有少量茶碱、黃嘌呤,其利尿作用對治療高血壓病有利。茶葉中的維生素等能防止動脈硬化。但飲茶過多又會引起興奮不安、失眠、心悸。故不可多飲。少量飲用低度酒如啤酒、葡萄酒、黃酒等,可擴張血管,活血通絡。但忌飲烈性酒,更不能酗酒。

參看

  • 心血管內科疾病

白大衣高血壓568


<< 白喉 拔毛狂 >>

白大衣高血壓相關圖片

白大衣高血壓圖片來源GOOGLE自動搜索,僅供參考。

相關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