痹證

因風、寒、濕、熱等外邪侵襲人體,閉阻經絡而導致氣血運行不暢的病證。主要表現為肌肉、筋骨、關節等部位酸痛或麻木、重著、屈伸不利,甚或關節腫大灼熱等。臨床上具有漸進性或反覆發作的特點。痹證的發生,與體質的盛衰以及氣候條件、生活環境有關。痹證初起,不難獲愈,晚期病程纏綿。

《內經》對痹證的病因、證候分類、以及轉歸與預後等已有明確的認識。後世醫家論述較多,並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如漢唐時期即已積累了大量治療痹證的有效方劑。明清時期對痹證的病機、辨證、治則以及方

葯的選擇、配伍等均有發展,使痹證的辨證論治漸趨完整。痹證作為癥狀可見於西醫的風濕熱、風濕性關節炎、類風濕性關節炎、坐骨神經痛,以及骨質增生性疾病,其他如布氏桿菌病、血栓閉塞性脈管炎、硬皮病、結節性

紅斑、結節性脈管炎、系統性紅斑狼瘡、多發性肌炎等也可見到痹證證候。

病因病機

痹證的發生,主要由風、寒、濕、熱之邪乘虛侵襲人體,引起氣血運行不暢,經絡阻滯;或病久痰濁瘀血,阻於經隧,深入關節筋脈。一般多以正氣虛衰為內因;風寒濕熱之邪為外因。痹證起病一般不明顯。疼痛呈遊走性或有定處,有的為刺痛、或麻木、或腫脹。但部分患者起病有發熱、□出、口渴、咽紅痛、全身不適等症,繼之出現關節癥狀。本病初起,以邪實為主,病位在肢體皮膚經絡。久病多屬正虛邪戀,或虛實夾雜,病位則深入筋骨或臟腑。臨床上可出現瘀血痰濁阻痹;氣血虧虛;或復感於邪,臟腑損傷等病理變化。

  

痹證發病原因:

正虛,即正氣不足。所謂「正氣」是指人體的抗病、防禦、調節、康復能力,這些能力又無不以人的精、氣、血、津液等物質及臟腑經絡之功能為基礎。因此,正氣不足,就是人體精、氣、血、津液等物不足及臟腑組織等功能地下、失調的概括,由於正氣不足是痹症發生的內在因素,所以又說內因正虛。引起正虛的原因不外下述三個面:

1.稟賦不足

稟賦是痹症發生不可忽視的中藥因素,現在研究也證實,類風濕關節炎的發病與遺傳因素有關。

2.勞役過度

首先,勞力過度致正虛進而可致痹症。

其次,勞神過度及房勞過度同樣有損正氣而致痹症。

其三,不僅過勞易傷正氣,過逸同樣有所遺害。因為生命在於運動,若長期不運動、不鍛煉,容易使氣血運行遲緩脾胃功能減弱而出現呼氣氣短,言語無力納呆食少,倦怠乏力等癥狀。

3.大病、久病、或產後

正虛作為引發痹症的主要因素之一,其成因不外上述3個面,另外飲食失調、外傷亦可以引起正虛,上述諸多因素又往往相互影響,一虛俱虛,不可絕然分開。

邪侵

(1)季節氣候異常

季節氣候異常是指季節氣候發生異常變化,如「六氣」發生太過或者不及,或者非其事兒有其氣,春天當溫而寒,冬天當寒反熱;或氣候變化過於急聚,暴寒暴暖,超過了一定的限度,超越了人體的適應和調節能力,此時「六氣」即成「六淫」而致弊。從臨床上來看,類風濕關節炎患者往往遇寒冷、潮濕、的氣候而發病。且往往因氣候變化而加重或者緩解,均說明四季氣候變化異常是類風濕關節炎的重要外因。

(2)居外環境欠佳

其人居住在高寒、潮濕地區、或長期在高溫、水中、潮濕、寒冷、野外的環境中生活工作而易患痹證。

(3)器具調攝不慎

導致邪侵依法痹證的第三個原因是起居不慎。既日常生活不注意防護。如睡眠時不著被褥,夜間單衣外出,病後及勞後居處檐下、電風扇下,汗出入水中,冒雨涉水等。

辨治 

依據病因以及病邪的偏盛,痹證一般分為風寒濕痹和熱痹兩大類。辨證時,首先應辨清風寒濕痹和熱痹的不同。熱痹(風濕熱痹)以關節紅腫灼熱疼痛為特點,風寒濕痹雖有關節酸痛,但局部無紅腫灼熱,喜暖畏寒;對風寒濕痹又應區別風寒濕偏盛的不同。風邪偏盛,則關節酸痛,遊走不定為風痹(行痹);寒邪偏盛,則痛有定處,疼痛劇烈為寒痹(痛痹);濕邪偏盛,肢體酸痛重著,肌膚不仁為濕痹(著痹)。其次辨患者體質,陽氣虛衰者,多呈虛胖體型,屬風寒濕痹。陰精不足者,多呈瘦削體型,多屬風熱濕痹。此外,對病程久者,尚應辨識有無痰瘀阻絡,氣血虧虛及臟腑損傷證候。痹為閉阻不通之意,故治則以宣通為主,氣血流通,營衛復常,則痹證可逐漸痊癒。除內服藥物治療外、針灸、熏洗等療法,均有一定效果。

風痹 風痹初起,邪氣較淺,尚未入臟腑,多發於膝、腕等關節。證見肢體關節酸痛,遊走不定,關節屈伸不利,或見惡風發熱,苔薄白,脈浮。治宜祛風通絡、散寒除濕,方用防風湯加減。若見關節腫大,苔薄黃,宜寒熱並用,方用桂枝芍藥湯加減。

寒痹 寒氣偏盛,入於筋骨,肢體關節為主要疼痛部位。證見肢體關節疼痛較劇,痛有定處,得熱痛減,遇寒痛增,關節不可屈伸,局部皮膚不紅,觸之不熱,苔薄白,脈弦緊。治宜溫經散寒、祛風除濕,方用烏頭湯加減。

濕痹 濕為陰邪,其性粘滯,最易阻遏氣血津液的流通。證見肢體關節重著,腫脹,痛有定處,活動不便,肌膚麻木不仁,苔白膩,脈濡緩。治宜除濕通絡、祛風散寒,方用薏苡仁湯加減。

熱痹 風、寒、濕痹後期化熱傷陰,高熱、久熱不解而形成。證見關節疼痛,局部灼熱紅腫,得冷稍舒,痛不可觸,可病及一個或多個關節,多兼有發熱、惡風、口渴、煩悶不安等全身癥狀,苔黃燥,脈滑數。治宜清熱

通絡、祛風除濕,方用白虎加桂枝湯。若熱痹化火傷津,可見關節紅腫,疼痛劇烈,入夜更甚,壯熱煩渴,舌紅少津,脈弦數。治宜清熱解毒、涼血止痛,方用犀角散。

痹證遷延不愈,多呈正虛邪戀,虛實夾雜證候。

①氣血津液運行不暢日久,瘀阻於絡,津凝為痰,痰瘀痹阻。出現關節腫大,甚至強直畸形,屈伸不利,疼痛時輕時重,舌質紫,苔白膩,脈細澀等症。治宜化痰祛瘀、搜風通絡,方用桃紅飲加減。

②痹證日久不愈而氣血耗傷,為氣血虛痹。證見骨節酸痛,時輕時重,而以屈伸時為甚,或筋肉時有驚掣跳動,面黃少華,心跳乏力,短氣自□,肌肉瘦削,食少便溏,舌質淡,苔白,脈濡弱或細數。治宜調補氣血為主,方用黃芪桂枝五物湯加當歸。

③痹證日久不愈,由經絡而病及臟腑,形成臟腑痹。其中以心痹較為多見,如證見心悸氣短,動則尤甚,面色少華,舌質淡,脈虛數或結代。治宜益氣養心、溫陽復脈,方用炙甘草湯加減。

痹證初起,正氣尚未大虛,病位較淺,不難痊癒。但病邪深入,由經絡、肌腠而漸至血脈、筋骨,出現關節畸形,甚至損及內臟,引起心痹者,病程纏綿,預後不良。加強體質鍛煉,避免居住在潮濕環境,注意冷暖,對預防痹證的發生有一定作用。

痹證治療的辨證論治

風寒濕痹型【證見】 肌肉關節疼痛酸麻,或有腫脹,遇陰雨寒冷則疼痛加劇,得熱痛減,口淡不欲飲或喜熱飲。舌質淡苔白膩,脈弦緊。

【治法】 祛風散寒除濕,通絡。

【方葯】

1.主方蠲痹湯(程鍾齡《醫學心悟》)

處方:羌活、獨活、秦艽各12克,海風藤30克,桂枝、當歸各10克,川芎6克,威靈仙、白芍各15克,甘草6克。水煎服。

若風勝者,加防風,白芷各10克。濕勝者,加防己12克,薏苡仁20克,萆薢15克。寒勝者,加川烏頭、熟附子各10克,細辛3克。

2.中成藥

(1)追風透骨丸,每次9克,每日3次。

(2)腰椎痹痛丸,每次丸,每日3次。

(3)風濕藥丸,每次丸,每日2次。

3.單方驗方

(1)除痹湯(胡熙明等《中國中醫秘方大全》)

處方:桂枝、羌活、獨活各9克,川芎lO克,虎杖、尋骨風、木瓜、白花蛇、防風各12克。水煎服。

(2)桂枝活絡湯(賴天松等《Il缶床奇效新方》)

處方:桂枝、赤芍各15克,白芍、丹參各30克,乳香、沒藥、炒穿山甲各10克,當歸12克,蜈蚣2條,秦艽20克,甘草3克。水煎服。

風濕熱痹型【證見】 關節疼痛,局部灼熱紅腫,得冷稍舒,痛不可觸,可病及一個或多個關節,多兼有發熱、惡風、口渴、煩悶不安。苔黃膩,脈滑數。

【治法】 清熱通絡,祛風除濕。

【方葯】

1.主方宣痹湯(吳鞠通《溫病條辨》)加減

處方:防己、北杏仁各12克,連翹15克,滑石、薏苡仁各30克,梔子12克,忍冬藤30克,赤小豆20克,蠶砂10克,龍膽草12克,桑枝30克,甘草6克。水煎服。

皮膚有紅斑者,加牡丹皮、地膚子各12克,赤芍15克。化火傷陰者,加生地黃20克,玄參、麥冬各15克。

2.單方驗方

(1)四物四藤合劑(賴天松等《臨床奇效新方》)

處方:當歸、赤芍、川芎各9克,生地黃、雞血藤、海風藤、寬筋藤、桑寄生、絡石藤各15克,獨活、地龍各6克。水煎服。

(2)葛根銀花藤合劑(方葯中等《實用中醫內科學》)

處方:葛根60克,忍冬藤45克,絲瓜絡15克,路路通12克。水煎分3次服。每日劑。

痰瘀痹阻型【證見】 痹證日久,關節腫大,甚至強直畸形,屈伸不利。舌質紫暗苔白膩,脈細澀。

【治法】 化痰祛瘀,搜風通絡。

【方葯】

1.主方桃紅飲(林驪琴《類證治裁》)加味

處方:當歸尾12克,川芎9克,桃仁、紅花各10克,威靈仙15克,穿山甲20克,地龍、土鱉蟲各9克,白芥子、膽南星各10克,烏梢蛇、露蜂房各12克,甘草6克。水煎服。

2.中成藥

(1)小活絡丸,每次丸,每日2次。

(2)活絡止痛丸,每次丸,每日3次。

3.單方驗方治痹活血湯(賴天松等《臨床奇效新方》)

處方:當歸、赤芍、木瓜、澤瀉各10克,生地黃15克,茯苓12克,桃仁、紅花、川芎、蜂房、桂枝各6克,丹參9克。水煎服。

久痹正虛型【證見】 骨節疼痛,時輕時重,腰膝軟痛,形瘦無力。舌質淡,脈沉細無力。

【治法】 養血益氣,培補肝腎。

【方葯】

1.主方獨活寄生湯(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加減 處方:獨活、秦艽、當歸、桂枝各12克,桑寄生20克,川芎、熟地黃、白芍、茯苓、續斷、党參、牛膝各15克,狗脊、杜仲18克,炙甘草6克。水煎服。

若久痹內舍於心,可選用炙甘草湯(張仲景《傷寒論》)加減。

2.中成藥

(1)舒筋健腰丸,每次5克,每日3次。

(2)壯腰關節止痛丸,每次9克,每日3次。

3.單方驗方

(1)溫腎止痛丹(賴天松等《臨床奇效新方》)

處方:附子12克,淫羊藿、巴戟天、杜仲、桑寄生、黃芪、熟地黃、當歸、赤芍、白芍、懷牛膝各15克,川芎9克,雞血藤30克。水煎服。

(2)龍蛇散(周長勤《廣西中醫藥》1985.3)

處方:地龍、白花蛇各150克,土鱉蟲、蜈蚣、僵蠶、全蠍、蜣螂各30克,穿山甲20克。共研干為細末,分成20包,每日l包,分2次沖服。

痹證治療的其他療法

1.外治法

(1)威靈仙60克研末,蔥白30克搗爛,用醋適量共調成糊狀,外敷貼於痛處。

(2)絲瓜絡30克,地龍20克,萊菔子12克,共搗爛,外敷痛處。

(3)乳香、沒藥各10克,地骨皮15克,車前草20克,共搗爛,用白酒調拌,外敷貼於痛處。

(4)鮮威靈仙500克,松樹針90克,甘草50克。水煎,熏蒸並熱敷痛處,每日1次,每次小時。

(5)食鹽500克,小茴香120克,研末,共炒熱,用布包熨痛處。

(6)川烏頭、草烏、松節、生膽南星、生半夏各30克,共研細末,浸酒外擦患處(不可內服)。

2.針灸療法 按不同部位,關節選擇相應穴位,也可選阿是穴。

肩部:肩髑,肩髎,肩貞、肩前、肩後。

肘臂:曲池,合谷,天井,外關,天澤。

背脊:水溝,身柱,腰陽關。

髀部:環跳,居髎,懸鐘。

股部:秩邊,承扶,陽陵泉。

膝部:犢鼻,梁丘,陽陵泉,膝陽關。

踝部:中脈,照海,崑崙,丘墟。

行痹者,加隔俞、血海。痛痹者,加腎俞、關元。著痹者,加足三里、商丘。熱痹者,加大椎、曲池。

操作:行痹、熱痹者,用毫針瀉法淺刺,並可用皮膚針叩刺。痛痹者,多灸,深刺留針,可兼用隔姜灸。著痹者,針灸並施或兼用溫針、皮膚針和拔罐法。

3.飲食療法

(1)胡椒根煲蛇肉:胡椒根50克,蛇肉250克,共煲湯服食。適用於風寒濕痹。

(2)老桑枝煲雞:老桑枝100克,母雞1隻(去毛及內臟),加適量清水共煲湯,鹽調味飲湯食雞。適用於風濕熱濕。

(3)千斤拔杜仲煲豬尾:千反拔、狗脊各30克,豬尾1條,加清水適量共煲湯,飲湯吃肉。適用於久痹肝腎虧虛。

4.預防調護

注意防寒、防潮,避免風寒濕之邪侵入人體。汗出勿當風,勞動或運動後不可乘身熱汗出入水洗浴等。 患者應加強個體調攝,如房事有節、飲食有常、勞逸結合、起居作息規律化等。積极參加各種體育運動,以增強體質,提高機體對外邪的抵抗力。 患者對寒涼之品不宜多食,如雪條、竹筍、通菜等。

藥酒治療痹證

1.尋骨風酒 驗方

【配方】 尋骨風200克,酒750克。

【製法】 將上藥粗碎,用酒浸7日後開口,去渣備用。

【功效】 風濕痹痛,肢體麻木,筋脈拘攣。

【用法】 每次空腹溫飲10-15毫升,每日3次。

2.茵芋浸酒方 《聖濟總錄》

【配方】 茵芋(去粗莖)、萆薢、蜀椒(去目並閉口炒出汗)、狗脊(去毛)、桂(去粗皮)、附子(炮裂去皮臍)各一兩,牛膝(去苗酒浸切焙)、石斛(去根)、生薑各一兩半。

【製法】 上九味,口父咀,以生絹袋貯,以酒一斗,浸經三兩宿。

【功效】 風寒濕痹,皮肉不仁,骨髓疼痛,不可忍。

【用法】 每服一盞或二盞溫服,服盡酒一半,更添新酒浸之。覺藥味淡,即再合。

【說明】 《御葯院方》同上。

3.白花蛇酒 《本草綱目》

【配方】 白花蛇一條。

【製法】 上用袋盛,同曲置於缸底,糯飯蓋之,三七日,取酒飲。

【功效】 諸風,頑痹癱緩,攣急疼痛,惡瘡疥癩。

【主治】 飲用。

【說明】 本方見《本草綱目》卷二十五附諸藥酒條下。

4.牛膝附子酒 《聖濟總錄》

【配方】 牛膝、秦艽、天冬各15克,薏苡仁、獨活、細辛(炙)、制附子、巴戟天各10克,五加皮15克,肉桂10克,杜仲15克,石楠葉10克,清酒1公斤。

【製法】 將上藥共搗細,用酒浸於瓶中,冬十日,春七日,秋五日,夏三日後,去渣備用。

【功效】 手臂麻木不仁,腰膝酸痛,行步腳弱,屈伸攣急,四肢不溫及陽痿,便溏,肌肉酸痛。

【用法】 每次服15毫升,漸加至25毫升,每日早、中、晚各1次。

5.烏麻浸酒 《普濟方》

【配方】 烏麻(即黑脂麻)五升。

【製法】 取上味,熬碎之,酒一升浸一宿。

【功效】 手腳酸痛兼微腫。

【用法】 隨多少飲之。

6.補腎地黃酒(二) 《永樂大典》

【配方】 生地黃(切)一升,大豆(熬之)二升,生牛蒡根(切)一升。

【製法】 上以絹袋盛之,以酒二斗浸之五六日。

【功效】 人久風濕痹,筋攣骨痛,潤皮毛,溢氣力,補虛止毒,除面皯。

【用法】 任性空心溫服三二盞,恆作之尤佳。

【說明】 《永樂大典》謂本方出《山居備用》。

痹證474


<< 蓖麻子中毒 鉍中毒 >>

痹證相關圖片

痹證圖片來源GOOGLE自動搜索,僅供參考。

相關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