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打哈欠的時間大約為6秒鐘,在這期間使人閉目塞聽,全身神經、肌肉得到完全鬆弛。因此可以認為,打哈欠使人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得到最好的休息,對人體具有重要的生理保護作用。有人認為打哈欠是腦缺氧的表現,人體通過哈欠的深呼吸運動使血液中增加氧氣,排出更多的二氧化碳,從而使人精力更加充沛。人睏乏的時候往往是哈欠不斷,以提醒人體,表示大腦已經疲勞,需要睡眠休息,所以打哈欠也是一種催眠的方法。當人即將進入緊張工作之前,也常會哈欠連連,這可能是人體藉助深吸氣使血液中增加更多的氧氣,提高大腦的活動能力。

打哈欠的原因

關於打哈欠的原因,有人認為是缺氧,(生理理論)說當肺臟周邊組織偵測到肺里的氧濃度變低時,就會讓人打哈欠以吸入更多的空氣。但我們現在知道,肺臟不一定會偵測到氧氣的不足。最近的一項研究指出,通過超聲波掃描,可以看到胎兒在母親肚子里打哈欠的影像,但子宮內胎兒的肺臟還不能換氣。同時有實驗證明,人們在含二氧化碳多的環境里打哈欠的次數,並不比在正常的環境中多。

厭倦理論認為,如果人對某件事情感到厭倦,就會打哈欠,用形體語言表達自己的不感興趣。但被稱為大腦「哈欠中樞」的下視丘的旁室核的活動,經常是跟最感興趣的事情聯繫在一起的。所以,打哈欠源自人們的疲憊與無聊這個觀點可能是錯的。

進化理論認為,人打哈欠是原始祖先傳下來的,是為了露出牙齒向別人發出警告。蜷伏在草叢裡一動不動的蛇,常常打完哈欠再行動;水中的河馬會先打個哈欠,之後再從水中走出來。鑒於人類的發展已經進入文明社會,用打哈欠的方式向別人發出警告已經過時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人類打哈欠的行為,最有可能是一種已經喪失存在意義的演化遺迹了。

在生理理論、厭倦理論、進化理論都不能說服大家的時候,一個理論基本上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認可,美國馬里蘭大學的生理學家普羅文和貝南格對哈欠作了十多年的研究。他們發現,夜間開車的司機會頻繁地大打哈欠,正在認真看書和做作業的學生也會哈欠連連,可是卻很少有人在床上打哈欠。所以,打哈欠是人們覺得必須保持清醒狀態的時候,促進身體覺醒的一種反應。

從這個意義上說,哈欠是一種自身的「提神」反映,一次打哈欠的時間大約為6秒鐘,在這期間人閉目塞聽,全身神經、肌肉得到完全鬆弛。打哈欠需要臉部的肌肉運動來完成,所以可以通過有意識地咬緊牙關來抑制。陪審員為那個本該被抑制的哈欠付出了昂貴的代價,而哈欠的合理利用也能給我們帶來好處。

我們都知道打哈欠是傳染的,一個人打哈欠,周圍的人紛紛跟著打。認知神經科學家通過對磁共振造影影像的研究,發現打哈欠時的腦部活動區和表示同情時的腦活動區域是一致的。也就是說,打哈欠的「傳染」現象,可能代表了一種無意識的心智模仿。美國德雷克塞爾大學心理學家史蒂文.普拉捷克的研究結論說,哈欠最容易傳染移情人群,這些人是那種別人踩到尖東西時他也會跟著喊「哎喲」的人。

如果這個人恰好是個容易失眠的人,那麼,瑞士一位科學家可以幫他解決這個難題。這位科學家從打哈欠的傳染性上聯想到了睡覺,他製造了一種「安眠像」。這是一尊半身的人頭塑像,這個人像甜蜜蜜地打著哈欠,一副睏乏欲睡的樣子。他認為,失眠的人只要看著這個頭像,一會兒就會打起呵欠,然後安然入睡。

另外,長時間伏案工作的人容易長久地保持一種姿勢,這樣不僅會影響血液循環、腦部活動能減退,導致工作效率差,還會使身體細胞呈現衰老的狀態。所以,在適當的時候將頭後仰深深地打一個哈欠,可以促進血液的迴流,幫助新陳代謝,使細胞獲得更多的氧氣,有效地將胸中的廢氣吐出,增加血中氧氣濃度,對於大腦的中樞有去除睏倦感的作用。

由於「安眠像」的普及度有限,我們無法判斷實際效果怎樣,而用哈欠去除睏倦感卻已經被證明是相當有效的。所以,趁老闆不注意的時候,打個哈欠放鬆一下吧。

打哈欠的診斷

慢性疲勞綜合症(CFS)的定義與特性:慢性疲勞綜合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 CFS)是由於人們長時間的極度緊張或精神負擔過重,使人記憶力減退、注意力不集中、失眠、頭痛、頭暈、易出差錯和精神抑鬱等,嚴重時身體極度虛弱可進入"過勞死"的預備軍。但也有部分患者的癥狀會原因不明地自動消失。

亞健康與慢性疲勞綜合症

亞健康狀態是指人們還未患病,但已有不同程度的各種患病的危險因素,具有發生某種疾病的高危傾向。在40歲以上的人群中,亞健康的比例陡增,在這類人群中較普遍存在"六高一低"的傾向,即存在著接近疾病水平的高負荷(體力和心理)、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高血粘、高體重以及免疫功能偏低。

打哈欠是人體的一種本能反應,它像心跳、呼吸一樣,不受人的意志所控制。它對保護腦細胞,增加腦細胞的供氧,提高人體的應激能力具有良好的保護作用。

隨著人類對於疾病認識的深化,現已把持續和癥狀突出的亞健康狀態(嚴重疲勞、肌肉疼痛、失眠等)作為一種疾病來對待,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為其正式命名為慢性疲勞綜合症(CFS)。

CFS流行特徵

一般人群中CFS的發病率約佔0.2%左右。有學者調查,城市新興行業中的"白領"(腦力勞動者),慢性疲勞綜合症的發病率為10%~20%,美國約有400萬人患上此病。

CFS的美國診斷標準

1987年4月,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通過專家鑒定,將一組以慢性持久或反覆發作的腦力和體力疲勞為主要特徵的症候群,正式命名為慢性疲勞綜合症(CFS),並制定了相應的診斷標準。同時具有2項主要標準、6項癥狀標準和2項體征標準,或累計具有8項以上單純的癥狀標準即可確診為CFS。

1,主要診斷標準

(1)持久或反覆發作的疲勞,持續在6個月以上;(2)根據病史、體征或實驗室檢查結果,可以排除引起慢性疲勞的各種器質性疾病。

2,癥狀標準

(1)體力或心理負荷過重引起不易解除的疲勞;(2)沒有明確原因的肌肉無力;(3)失眠症狀普遍存在,或有多夢和早醒;(4)頭脹、頭昏或頭痛;(5)注意力不易集中,記憶力減退;(6)食欲不振;(7)肩背部不適、胸部有緊縮感,或有腰背痛、不定位的肌痛和關節痛,無明確的風濕或外傷史;(8)心情抑鬱、焦慮或緊張、恐懼;(9)興趣減退或喪失;(10)性功能減退;(11)低熱;(12)咽干、咽痛或喉部有緊縮感。

3體征標準

(1)低熱,口表小於38°C,肛表小於38.6°C;(2)咽部充血,但無明確扁桃體炎症;(3)可觸及小於2厘米的頸部淋巴結腫大或壓痛;(4)未發現其他引起疲勞的疾病體征。

CFS的可能結局--過勞死

CFS中的嚴重者,有可能出現猝然死亡,被稱為"過勞死"的其原因是長期勞累過度,不能及時緩解,精神與內分泌系統紊亂,出現積勞成疾,未老先衰,過勞猝死。1987~1989年,日本報道"過勞死"達1800例,1995年日本精工、全日空、川畸制鐵等12家大公司的總經理相繼猝死,年齡大多在40~50歲。我國國家體改委公布的調查表明:肩負重擔的知識分子平均壽命僅58歲,比全國人均壽命約低10歲,近5年,中國科學院和北京大學的教授、專家共134人逝世,平均年齡僅53.3歲。

日本"過勞死"預防協會提示十大危險信號為:

1,"將軍肚"早現。30~50歲的人,大腹便便,是"成熟"的標誌,也是高血脂、脂肪肝、高血壓、冠心病的伴侶。

2,脫髮、斑禿、早禿。

3,頻頻去洗手間。

4,性能力下降。

5,記憶力減退。

6,心算能力越來越差。

7,做事經常後悔,易怒、煩躁、悲觀,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8,集中精力的能力越來越差。

9,睡覺時間越來越短,醒來也不解乏。

10,經常頭疼、耳鳴、目眩,檢查也沒有結果。

具有上述兩項或以下者,為"黃燈"警告期,目前尚不必擔心。具有上述3~5項者,為一次"紅燈"預報期,說明已經具備"過勞死"的徵兆。6項以上者,為兩次"紅燈"危險期,可定為"疲勞綜合症"--已進入"過勞死"的預備軍。

CFS的干預措施--建立健康生活方式

健康生活方式包括以下內容:

1,生活節奏要有規律

2,全面均稀適量營養

淡些,再淡些;控制過甜飲食;每人天1瓶牛奶;每人天吃1隻蛋;每周至少吃一頓海魚;雞肉、鴨肉代替豬肉;增加豆及豆製品攝入量;每人天最好有500克蔬菜和水果;菌菇類食品要納入膳食結構。

3,適度運動

"生命在於運動"是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的一句名言,一言道出了生命活動的一條規律。保持腦力和體力協調的適宜活動,是預防消除疲勞,防止亞健康,建立健康生活方式的最好方式。

4,戒煙限酒

5,心理平衡

現代醫學證明,持續的心理緊張和心理衝突會造成精神疲勞,免功能下降,容易發生疾病。

打哈欠的鑒別診斷

慢性疲勞綜合症(CFS)的定義與特性:慢性疲勞綜合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 CFS)是由於人們長時間的極度緊張或精神負擔過重,使人記憶力減退、注意力不集中、失眠、頭痛、頭暈、易出差錯和精神抑鬱等,嚴重時身體極度虛弱可進入"過勞死"的預備軍。但也有部分患者的癥狀會原因不明地自動消失。

亞健康與慢性疲勞綜合症

亞健康狀態是指人們還未患病,但已有不同程度的各種患病的危險因素,具有發生某種疾病的高危傾向。在40歲以上的人群中,亞健康的比例陡增,在這類人群中較普遍存在"六高一低"的傾向,即存在著接近疾病水平的高負荷(體力和心理)、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高血粘、高體重以及免疫功能偏低。

打哈欠是人體的一種本能反應,它像心跳、呼吸一樣,不受人的意志所控制。它對保護腦細胞,增加腦細胞的供氧,提高人體的應激能力具有良好的保護作用。

隨著人類對於疾病認識的深化,現已把持續和癥狀突出的亞健康狀態(嚴重疲勞、肌肉疼痛、失眠等)作為一種疾病來對待,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為其正式命名為慢性疲勞綜合症(CFS)。

CFS流行特徵

一般人群中CFS的發病率約佔0.2%左右。有學者調查,城市新興行業中的"白領"(腦力勞動者),慢性疲勞綜合症的發病率為10%~20%,美國約有400萬人患上此病。

CFS的美國診斷標準

1987年4月,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通過專家鑒定,將一組以慢性持久或反覆發作的腦力和體力疲勞為主要特徵的症候群,正式命名為慢性疲勞綜合症(CFS),並制定了相應的診斷標準。同時具有2項主要標準、6項癥狀標準和2項體征標準,或累計具有8項以上單純的癥狀標準即可確診為CFS。

1,主要診斷標準

(1)持久或反覆發作的疲勞,持續在6個月以上;(2)根據病史、體征或實驗室檢查結果,可以排除引起慢性疲勞的各種器質性疾病。

2,癥狀標準

(1)體力或心理負荷過重引起不易解除的疲勞;(2)沒有明確原因的肌肉無力;(3)失眠症狀普遍存在,或有多夢和早醒;(4)頭脹、頭昏或頭痛;(5)注意力不易集中,記憶力減退;(6)食欲不振;(7)肩背部不適、胸部有緊縮感,或有腰背痛、不定位的肌痛和關節痛,無明確的風濕或外傷史;(8)心情抑鬱、焦慮或緊張、恐懼;(9)興趣減退或喪失;(10)性功能減退;(11)低熱;(12)咽干、咽痛或喉部有緊縮感。

3體征標準

(1)低熱,口表小於38°C,肛表小於38.6°C;(2)咽部充血,但無明確扁桃體炎症;(3)可觸及小於2厘米的頸部淋巴結腫大或壓痛;(4)未發現其他引起疲勞的疾病體征。

CFS的可能結局--過勞死

CFS中的嚴重者,有可能出現猝然死亡,被稱為"過勞死"的其原因是長期勞累過度,不能及時緩解,精神與內分泌系統紊亂,出現積勞成疾,未老先衰,過勞猝死。1987~1989年,日本報道"過勞死"達1800例,1995年日本精工、全日空、川畸制鐵等12家大公司的總經理相繼猝死,年齡大多在40~50歲。我國國家體改委公布的調查表明:肩負重擔的知識分子平均壽命僅58歲,比全國人均壽命約低10歲,近5年,中國科學院和北京大學的教授、專家共134人逝世,平均年齡僅53.3歲。

日本"過勞死"預防協會提示十大危險信號為:

1,"將軍肚"早現。30~50歲的人,大腹便便,是"成熟"的標誌,也是高血脂、脂肪肝、高血壓、冠心病的伴侶。

2,脫髮、斑禿、早禿。

3,頻頻去洗手間。

4,性能力下降。

5,記憶力減退。

6,心算能力越來越差。

7,做事經常後悔,易怒、煩躁、悲觀,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8,集中精力的能力越來越差。

9,睡覺時間越來越短,醒來也不解乏。

10,經常頭疼、耳鳴、目眩,檢查也沒有結果。

具有上述兩項或以下者,為"黃燈"警告期,目前尚不必擔心。具有上述3~5項者,為一次"紅燈"預報期,說明已經具備"過勞死"的徵兆。6項以上者,為兩次"紅燈"危險期,可定為"疲勞綜合症"--已進入"過勞死"的預備軍。

CFS的干預措施--建立健康生活方式

健康生活方式包括以下內容:

1,生活節奏要有規律

2,全面均稀適量營養

淡些,再淡些;控制過甜飲食;每人天1瓶牛奶;每人天吃1隻蛋;每周至少吃一頓海魚;雞肉、鴨肉代替豬肉;增加豆及豆製品攝入量;每人天最好有500克蔬菜和水果;菌菇類食品要納入膳食結構。

3,適度運動

"生命在於運動"是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的一句名言,一言道出了生命活動的一條規律。保持腦力和體力協調的適宜活動,是預防消除疲勞,防止亞健康,建立健康生活方式的最好方式。

4,戒煙限酒

5,心理平衡

現代醫學證明,持續的心理緊張和心理衝突會造成精神疲勞,免功能下降,容易發生疾病

慢性疲勞綜合症(CFS)的定義與特性:慢性疲勞綜合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 CFS)是由於人們長時間的極度緊張或精神負擔過重,使人記憶力減退、注意力不集中、失眠、頭痛、頭暈、易出差錯和精神抑鬱等,嚴重時身體極度虛弱可進入"過勞死"的預備軍。但也有部分患者的癥狀會原因不明地自動消失。

亞健康與慢性疲勞綜合症

亞健康狀態是指人們還未患病,但已有不同程度的各種患病的危險因素,具有發生某種疾病的高危傾向。在40歲以上的人群中,亞健康的比例陡增,在這類人群中較普遍存在"六高一低"的傾向,即存在著接近疾病水平的高負荷(體力和心理)、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高血粘、高體重以及免疫功能偏低。

打哈欠是人體的一種本能反應,它像心跳、呼吸一樣,不受人的意志所控制。它對保護腦細胞,增加腦細胞的供氧,提高人體的應激能力具有良好的保護作用。

隨著人類對於疾病認識的深化,現已把持續和癥狀突出的亞健康狀態(嚴重疲勞、肌肉疼痛、失眠等)作為一種疾病來對待,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為其正式命名為慢性疲勞綜合症(CFS)。

CFS流行特徵

一般人群中CFS的發病率約佔0.2%左右。有學者調查,城市新興行業中的"白領"(腦力勞動者),慢性疲勞綜合症的發病率為10%~20%,美國約有400萬人患上此病。

CFS的美國診斷標準

1987年4月,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通過專家鑒定,將一組以慢性持久或反覆發作的腦力和體力疲勞為主要特徵的症候群,正式命名為慢性疲勞綜合症(CFS),並制定了相應的診斷標準。同時具有2項主要標準、6項癥狀標準和2項體征標準,或累計具有8項以上單純的癥狀標準即可確診為CFS。

1,主要診斷標準

(1)持久或反覆發作的疲勞,持續在6個月以上;(2)根據病史、體征或實驗室檢查結果,可以排除引起慢性疲勞的各種器質性疾病。

2,癥狀標準

(1)體力或心理負荷過重引起不易解除的疲勞;(2)沒有明確原因的肌肉無力;(3)失眠癥狀普遍存在,或有多夢和早醒;(4)頭脹、頭昏或頭痛;(5)注意力不易集中,記憶力減退;(6)食欲不振;(7)肩背部不適、胸部有緊縮感,或有腰背痛、不定位的肌痛和關節痛,無明確的風濕或外傷史;(8)心情抑鬱、焦慮或緊張、恐懼;(9)興趣減退或喪失;(10)性功能減退;(11)低熱;(12)咽干、咽痛或喉部有緊縮感。

3體征標準

(1)低熱,口表小於38°C,肛表小於38.6°C;(2)咽部充血,但無明確扁桃體炎症;(3)可觸及小於2厘米的頸部淋巴結腫大或壓痛;(4)未發現其他引起疲勞的疾病體征。

CFS的可能結局--過勞死

CFS中的嚴重者,有可能出現猝然死亡,被稱為"過勞死"的其原因是長期勞累過度,不能及時緩解,精神與內分泌系統紊亂,出現積勞成疾,未老先衰,過勞猝死。1987~1989年,日本報道"過勞死"達1800例,1995年日本精工、全日空、川畸制鐵等12家大公司的總經理相繼猝死,年齡大多在40~50歲。我國國家體改委公布的調查表明:肩負重擔的知識分子平均壽命僅58歲,比全國人均壽命約低10歲,近5年,中國科學院和北京大學的教授、專家共134人逝世,平均年齡僅53.3歲。

日本"過勞死"預防協會提示十大危險信號為:

1,"將軍肚"早現。30~50歲的人,大腹便便,是"成熟"的標誌,也是高血脂、脂肪肝、高血壓、冠心病的伴侶。

2,脫髮、斑禿、早禿。

3,頻頻去洗手間。

4,性能力下降。

5,記憶力減退。

6,心算能力越來越差。

7,做事經常後悔,易怒、煩躁、悲觀,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8,集中精力的能力越來越差。

9,睡覺時間越來越短,醒來也不解乏。

10,經常頭疼、耳鳴、目眩,檢查也沒有結果。

具有上述兩項或以下者,為"黃燈"警告期,目前尚不必擔心。具有上述3~5項者,為一次"紅燈"預報期,說明已經具備"過勞死"的徵兆。6項以上者,為兩次"紅燈"危險期,可定為"疲勞綜合症"--已進入"過勞死"的預備軍。

CFS的干預措施--建立健康生活方式

健康生活方式包括以下內容:

1,生活節奏要有規律

2,全面均稀適量營養

淡些,再淡些;控制過甜飲食;每人天1瓶牛奶;每人天吃1隻蛋;每周至少吃一頓海魚;雞肉、鴨肉代替豬肉;增加豆及豆製品攝入量;每人天最好有500克蔬菜和水果;菌菇類食品要納入膳食結構。

3,適度運動

"生命在於運動"是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的一句名言,一言道出了生命活動的一條規律。保持腦力和體力協調的適宜活動,是預防消除疲勞,防止亞健康,建立健康生活方式的最好方式。

4,戒煙限酒

5,心理平衡

現代醫學證明,持續的心理緊張和心理衝突會造成精神疲勞,免功能下降,容易發生疾病。

打哈欠的治療和預防方法

打哈欠是人體的一種本能反應,它像心跳、呼吸一樣,不受人的意志所控制。它對保護腦細胞,增加腦細胞的供氧,提高人體的應激能力具有良好的保護作用。

參看

  • 毒癮
  • 其他類精神活性物質依賴
  • 口腔癥狀

打哈欠1254


<< 打鼾 呃逆 >>

打哈欠相關圖片

打哈欠圖片來源GOOGLE自動搜索,僅供參考。

相關疾病